为的就是跟得上大艳落君塌兴机场的“国际范儿”

摘要:《南苑机场的告别》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/程昕明 图/本刊记者 董洁旭 发于2019.9.30总第918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南苑


  《南苑机场的告别》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/程昕明

  图/记者 董洁旭

  发于2019.9.30总第918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南苑机场停机坪

南苑机场停机坪

  来不及感伤,每个人都很忙。

  一块“转场倒计时牌”,很早就立在了南苑机场的候机楼门口,不断倒数的数字,提示着这座机场的最后时光。

  当第一架飞机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起飞时,南苑机场将如同一位归隐的老者,永久地闭门谢客。百年机场谢幕,重归平静。

“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南苑乘坐飞机了,下一次我们就在大兴机场见了。”一位旅客抓紧给自己的家人拍照留念。

“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南苑乘坐飞机了,下一次我们就在大兴机场见了。”一位旅客抓紧给自己的家人拍照留念。

  临近转场,mh192起火,“南苑人”忙得像陀螺一样,大厅里常见的是一路小跑的景象,对话也在气喘吁吁中进行。两头跑的、被抽调的……人变少了,杂事、临时任务更多了。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,所有人下班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头大睡。

他们平均年龄50岁,来自全国各地,在南苑机场做保洁员。时间最长的已经工作了7年,最短的只有半年。南苑机场即将关闭,每一个人都要做出新的选择,但眼下,更重要的是站好最后一班岗,以及珍惜最后在一起的时光。

他们平均年龄50岁,来自全国各地,在南苑机场做保洁员。时间最长的已经工作了7年,最短的只有半年。南苑机场即将关闭,每一个人都要做出新的选择,但眼下,更重要的是站好最后一班岗,以及珍惜最后在一起的时光。

  从南苑到大兴,目标是不停航的“一夜转场”。为了无缝衔接,已经演练了七次,必须确保万无一失。他们不仅要站好最后一班岗,更要出色完成新机场首秀——10月底之前,大兴国际机场基本以南苑机场平移过去的航线为主,他们是临时主力。

  新旧机场的这一次交接棒,背后是中国机场百年的跃迁。

  袖珍机场

  1997年,高珊第一次被部队调派到南苑机场时,感受到的是萧条,机场周边连一条平坦的路都找不到,她一度很难接受这个事实。

  在很多北京人的印象里,机场似乎就是南苑唯一的存在。如果不是为了赶飞机,很少有人会往这里跑。

南苑机场气象台窗外俯瞰机场停机坪。

南苑机场气象台窗外俯瞰机场停机坪。

  这里的气场也很特别。“驻区单位多、部队多、低保家庭多,基础设施薄弱”,机场所在的南苑街道这样描述。它位于北京城正南方向,被誉为“京南第一镇”,辖区内有23个中央、市属单位和36个驻区部队。

  南苑机场周边也是浓浓的大院氛围,密布着航天部下属单位及社区、一条街的部队家属院,与一般交通枢纽附近浓郁的商业气息截然不同。

  如今,高珊已经在南苑工作了22个年头,从当年的未婚女青年,变成了大学生的妈妈。“南苑人”三个字已是她的生命烙印,她亲眼看着机场从只有现在的一半大慢慢扩建起来。“在南苑工作了几十年,从一草一木到每天接触的人、要做的事都很熟悉,就像一个大家庭。”高珊说。

  新老交替的日子里,高珊内心很矛盾,对新机场很向往,但情感上对老机场还是很留恋。虽然她也知道,这个小小的机场已经跟时代脱节了,甚至有的火车站都比它好。

机场转场倒计时的广告牌让旅客偶尔停下脚步,有的用手机留下了纪念。

机场转场倒计时的广告牌让旅客偶尔停下脚步,有的用手机留下了纪念。

  局促、甚至落魄,是很多人对南苑机场的印象。但在一百年前,这里曾是中国飞行史上的一块圣地。

  南苑机场所在地原是古南苑的一个猎场,因为这里有大片空地,之后逐渐发展成为校阅场所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00xj.com/roll/guonei/20190926/16995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相关文章:
  1. [国内]香港围绕修改《逃犯条huanseshipin例》出现的事态
  2. [国内]人工值机柜台办理了谢润祯第一名前往南阳的旅
  3. [国际]但是从没想过俄军后勤保障演习要离开中国